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景区动态 > 景区动态 >

走进烟霞洞,领略昆嵛山背后人文历史

发布时间:2019-11-13 09:38
来昆嵛山的人们
大多是被美轮美奂的四季之景
和壮观的山水之色而吸引
鲜少有人研究探寻过
昆嵛山那厚重的道教文化
 
  昆嵛山,逶迤百里,峰峦叠翠,秀异挺拔,为东方之冠,北魏史学家崔鸿在《十六国春秋》里称昆嵛山为“海上诸山之祖”。据《元史》记载:金大定七年(公元1167年),咸阳道士王重阳自终南山东下至昆嵛山,修真于烟霞洞,在宁海(牟平)、文登、福山、莱州等地讲道阐玄,并收马钰、丘处机、谭处端、刘处玄、王处一、郝大通、孙不二七人为开山弟子,创立了举世闻名的道教全真教派,亦称全真道(《宁海州志》)。1269年,丘处机等七位祖师被封为真人,时称“北七真人”,从此,全真道七真人正式封立,并蜚声全国,全真道也蔚成大教,遂奉烟霞洞、神清观为祖庭。由于金、元、宋皇帝极为器重,全真道迅速发展到西北、华北各地,当时的“全真圣地”与佛教的五台山、普陀山、落伽山,道教南宗的龙虎山相媲美。
 
也许,你观赏过
作为景点的烟霞洞
是那样的斑驳古朴
也许,你仰望过
 
作为景点的神清观
是那样的宏伟神气
可你是否认真聆听过
它娓娓道来的历史故事
 



 
 
 
 
今天,我们一起走进
烟霞洞景区背后斑驳的人文历史
 
烟霞洞


 
  烟霞洞是由一突兀岩石自然造化而成。洞室呈椭圆形,深约7米,高3米,略经雕凿。此洞僻静清幽,背山傍水,藏风聚气,历来成为道人居士潜身修炼、讲道阐玄的宝地。金大定七年(1167年),咸阳道士王重阳,自终南山云游西下,至昆嵛山,住进唐四仙姑的旧庵,聚徒讲道于烟霞洞中,并收丘处机、马钰、谭处端、刘处玄、王处一、郝大通、孙不二七个徒弟,创立了道教中的一个新的宗派——全真道,亦称全真教。这七个徒弟世称“海上七真人”,即龙门丘祖、遇仙马祖、南无谭祖、随山刘祖、嵛山王祖、华山郝祖、清静孙祖。金朝皇帝屡派丘处机等人前往北京,赏赐极为丰厚。七真人受皇封后,在昆嵛山上大兴土木,修建宫观。几乎每峰的上面或下面,必有一宫甚至数观。
 
 
  金元光六年(1227年),蒙古兵攻入西域,进印度,直至门关,当元太祖路经雪山(今喜马拉雅山)时,遣其伺臣礼八儿、刘申二人聘丘处机前起行营。丘带李志常等18弟子,走了5000多公里路,在西征的营帐中朝见成吉思汗。成吉思汗向他请教养生治国之道,进言“要长生需清心寡欲,要统一天下需敬天爱民……”。成吉思汗十分器重他,尊他为神仙,并赐以“国师”之号,爵大宗师,掌管天下道教。
 
 
  烟霞洞周围峰峦环抱,林谷幽深,松柞掩映,危岩耸立,石径回绕。每遇阴霾天气,云海如浪,烟雾缭绕,时有霞光映衬,或明或暗,宛如烟霞缥缈,置身其中仿佛进入仙境。古人诗云:“石上青烟洞口霞,居民云是祖仙家。谁知丹灶藏铅火,炼出金莲七朵花。”又题咏:“清天重迭水潺潺,闻道此中别有天,洞里仙人何处去,烟霞风景自年年。”故《杨志》以石洞烟霞为牟平十景之一。
  为了纪念七真人,600多年前(1318年),牟平解家庄栾家沟村一农民雕刻了汉白玉七真人石像,安置在洞里,“文化大革命”期间被破坏。

 
  目前洞内八尊神像为七真人和师祖王重阳,是新加坡王湘水先生于1998年6月28日资助安置的。

神清观

 

 
  神清观是金正隆元年(1153年)本县刘吉首创的。丘处机曾将刘吉称为“东牟彭城先生”。金泰和年间及元、明两代相继增修。1206年,由长春真人丘处机请额为神清观。烟霞洞、神清观受到远近人们的敬仰。直到民国初年,香火仍盛。明洪武六年(1374年)重修时,兵部郎中刘崧曾有撰文,大意是说“过去金大定年间,道教祖师王重阳东来,讲道阐玄,后长春真人丘处机乞请皇帝将此地命名为神清观”。但整座古建筑在“文化大革命”期间遭到破坏。我们现在看到的神清观是新修重建的,于2008年4月26日开光,重建资金由牟平籍香港友人杨世杭先生捐赠。大家看这座殿宇多么恢宏壮观,它的建筑面积是680平方米,由主殿和钟鼓楼、东西厢房组成。
 



 
  观旁屹立1260年历史的杜松和高40余米的七十二棵白果树威严的观宇楼台给予神清观庄重而雄伟的气质。进得山门便入正殿笼罩在袅袅青烟下的神清观气象壮观,威武神气,站在石阶下仰望碧瓦朱甍,好不震撼。

不仅是烟霞洞和神清观,景区内还有驱邪降妖,镇守宫观的王灵官;明朝万历三十九年(1611年)万历皇帝赐给昆嵛山为天下太平做出贡献的众道人的圣旨碑;还有三清殿、五祖殿、七真殿等你来一探究竟。
 
丹井亭

孙不二修道遗址

飞来泉



 
烟霞洞景区所拥有的
优渥的自然条件及浓厚的道教氛围
更重要的是
 
人文环境的不断滋养
使之成为完美的文化传承载体
 
文物
体现的是一个国家的文明
我们在高声呐喊保护文物的口号时
是否真的铭记并传承了
它所承载的历史价值?
文物之所以成为文物
 
价值,更在于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