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景区景观

胶东井冈山

发布时间:2016-06-07 15:37

昆嵛山是一座英雄的山,也是胶东革命的根据地。这里山势雄伟,森林茂密,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造就了它不平凡的历史。 著名作家冯德英老师的《苦菜花》、《迎春花》、《山菊花》〉就是以昆嵛山革命斗争为素材写的,并且是《山菊花》的外景拍摄地。
在1931年12月,昆嵛山脚下就诞生了党小组。1933年初,文登县已有3个党支部若干个s党小组,共有党员40余名。在牟平县境内,党组织在许多村建立了秘密联络站、联络点。在这里,广大群众对共产党有深厚的感情,群众觉悟高,积极响应党的号召。昆嵛山成为了胶东党组织早期活动的重要中心地区,成为胶东的“小苏区”。
二十世纪30年代初期,我们胶东大地灾荒连年,官府、地主横征暴敛, 1934—1935年,国民党山东政府又在胶东广征民工,修筑公路,当时仅烟荣、烟石、荣海路,一年就抽调当地61万人服役。同时,其他徭役又增,仅文登县一年服其他徭役用工即达121万人,百姓苦不堪言。1935年春,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榘在胶东强征土地、民力修建青威公路,胶东各地人民在反修路斗争惨遭镇压后,中共胶东特委决定在文登、荣成、牟平、海阳、莱阳等地发动一次大规模的农民暴动,武装反抗国民党发动派的残酷统治。
1935年11月29日,中共胶东特委在昆嵛山领导了“一一•四”武装暴动,指挥部就设在昆嵛山无染寺,这场暴动因发生在农历十一月初四,故称“一一•四”暴动。
1935年8月,胶东特委在昆嵛山岳姑殿召开会议,研究武装暴动的准备工作,统一了思想,并决定于1935年农历十一月初一起义,起义分东西两路行动,牟平、海阳、莱阳为西路,文登、荣成为东路。由于外出购买子弹的人员未能按时归来等原因,暴动推迟到农历十一月初四,由张连珠、程伦担任正、副总指挥,队伍番号为“中国工农红军胶东游击队”指挥部就设在无染寺内,参加人数达300余人。
暴动队伍所到之处,打击地主,分财分粮,群众无不拍手称快,这引起了国民党当局的极大恐慌,韩复榘命令驻守三江县的国民党军第八十一师不惜一切代价进行镇压。由于敌我力量悬殊,“一一.四”暴动以失败告终,张连珠、程伦、曹云章等胶东特委主要领导成员英勇牺牲,特委的几个秘密联络站也被查封。于得水、王亮等领导暴动幸存人员组成不足百人的昆嵛山红军游击队,面对敌人的清剿、屠杀,于得水根据队员离家远近的情况,把队伍分成山前、山后两个活动组。为了转移敌人的目标,牵制敌人的兵力,游击队采取虚张声势、扰乱阵脚的战术,放石炮、点山火,与敌人巧妙周旋。据当地人讲,当时,到了夜间,昆嵛山上有的地方放石炮,有的地方点山火,漫山遍野都是炮声火光,加上群众的刻意渲染,使得敌人惶恐不安。
他们以昆嵛山(黑腚崮、独木崮、山羊角、老蜂窝)为大本营,疗伤、练武、扰敌,一边养精蓄锐保存力量,一边在昆嵛山区坚持斗争,为胶东革命保存了一支宝贵的火种。
在革命斗争中,昆嵛山红军游击队深深地扎根于昆嵛山周围的贫苦农民群众之中,与群众有着非常密切的血肉联系。敌人准备“清山”、“围剿”,群众就及时地将情报送进山里;游击队下山袭击敌人,群众主动帮助带路。1935年底至1936年初,严寒突袭胶东大地,饥饿和敌人的清剿对革命者是一个严峻的考验,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广大群众把游击队员视为自己的亲人,自发地组织起来,为游击队做好后勤保障工作。
1964年,陈毅元帅对冯德英先生说:“我死了都忘不了山东人民、胶东人民。”
从1935年的“一一•四”武装暴动,到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的近两年时间里,昆嵛山红军游击队的斗争不但紧紧拖住了韩复榘的部队,还拖住了蒋介石从河南调到山东的近10万大军,不但配合了中央红军的行动,策应了中央红军的胜利长征,而且从政治上支持了党中央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主张,还在国民党反动派统治的中国东部地区撕开了一个缺口,为即将到来的举国抗战做好了革命思想和组织力量等各方面的准备。1937年12月24日,昆嵛山红军游击队在队长于得水的带领下,奔赴昆嵛山支脉天福山参加了天福山起义,成为起义队伍中拥有枪支最多、战斗经验最丰富的骨干力量。起义仪式上,理琪代表特委郑重宣布: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三军正式成立。参加仪式的60余人被编为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三军第一大队,于得水任大队长,宋澄任政治委员。天福山起义创立了胶东第一支人民武装——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三军,举起了胶东武装抗日的大旗,拉开了胶东人民武装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序幕。
1938年2月初,日军第五师团进占烟台后又分兵占领了牟平县城并在牟平城建立了伪政权。理琪决定趁敌人尚未站稳脚跟之际,迅速攻打牟平城。
1938年2月12日黄昏,理琪亲率第一大队及特务队由崔家口向牟平县城长途奔袭。奇袭速战速决,旗开得胜。攻城部队撤出牟平县城,指挥部及理琪等来到离城东南3里的雷神庙开会时,被日军四面包围。雷神庙战斗从13日午后打到晚上,激战八个多小时。庙内,刚成立的20余人的地方武装,以简陋的武器,用血肉之躯筑起了中华民族的钢铁长城;庙外,装备精良的100多人训练有素的正规军,以彻底的惨败破灭了日军战无不胜的神话!
雷神庙战斗,打响了胶东武装抗日第一枪,胶东特委领导人民进入了创建抗日根据地的新阶段,以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三军为源头,经历了一次又一次血与火的洗礼和改扩编,转战长城内外、大江南北,走出了解放军著名的41、27、31、32四个军(经历次整编裁军,现仍保留27、31、41三个军),当今中国一共18个集团军,而从昆嵛山走出了3个集团军,这在全国是绝无仅有的。这些部队先后涌现出“济南第一团”、“塔山英雄团”、驻港部队等很多著名部队和夏侯苏民、任常伦,程远茂、黄相和、刘坤、蔡萼等一大批全国著名的战斗英雄以及以迟浩田、张万年两位军委副主席为代表的大批高级将领、党和国家领导人,许世友上将、林浩少将、于得水大校等都曾在昆嵛山领导军民战斗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