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昆嵛专题 > 问道昆嵛山 >

昆嵛山系列故事:蛇妇复仇记

发布时间:2019-12-31 17:28

      百年之前,昆嵛山的“招风崮”上,一条大虫遭到雷击,直烧了两天两夜,昆嵛山后百里之内,腥臭难闻。雨后,虫骨随河水漂浮下来,虫鳞大如铁撮,虫骨粗如木墩,大虫为何遭到雷击?确有“蛇妇复仇记”的美丽传说。

  据传,很久很久以前,昆嵛山中潜卧两条大虫,一雌一雄。有一天,从南方过来两个“南蛮子”(当地土语,称南方人为南蛮子),此人颇有一身拿蛇法术,人们称他为法师。他专以挖“长虫眼”为业(据说,活大虫眼是夜明珠)。他来到昆嵛山下,发现山中妖气冲天,自知山中有大虫潜在。进了山里,发现蛇洞,便在洞前埋下了利刀,然后引蛇出洞。二蛇不知是计,雄蛇大动肝火,首当其冲,出洞与法师较量。结果,腹部被利刀剖裂,死于利刃之下。雌蛇一见,急中生智,从雄蛇身上俯冲而出,法师一见不妙,一张手雷朝雌蛇打去,只听“轰”的一声巨响,雌蛇立即化做一条火线,朝东南而去。一连数月,不见动静。法师深知留下后患,于己不利,欲赶尽杀绝。他乔装打扮,以老道化缘为由去山南处查访。

  一天,他见一村妇在井上挑水,头上一股妖气冲天,细看,则是一独目少妇,法师心中有数,一打听,这村妇正是最近才嫁到这里。法师立即认出,正是自己到处寻觅的那条雌蛇。少妇一见,担水便走,回到家中,法师已到。只见他手持黄符一道,朝少妇身上一拍,道:“我已找你多天了!”然后,口念咒语。少妇只好立即现了原形:一条大虫僵于地上。法师不断加念咒语,蛇形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了一条小蛇。少妇的男人一见,早已吓得丧魂落魄,面无血色。惊魂稍定,便长跪于地,磕头不止。直嚷:“法师救命,法师救命!”法师道:“无妨,无妨,我这次正是为拿这一妖孽前来。你们可选一小口石坛,将蛇装于坛内。盖好坛盖,加封一道黄符封严。把坛子抬到南黄泥岗处,挖土七尺,埋于土中,敢保平安无事。”家人听了,感恩不尽。选好小口石坛,将蛇装入坛中,盖好坛盖,封口贴一道黄符封严。一切处理妥当,法师正要动身前往黄泥岗埋蛇,家人却说道:“法师为俺除妖,风尘仆仆,待俺全家设酒为您接风,略表寸心。”法师道:“事不宜迟,说干就干,待埋好妖孽,再用酒饭不迟。”家人见法师执意不肯先用酒饭,道:“您老吩咐,我们照办,何须劳驾于您老?”大家边说便把酒饭端在桌子上。法师一见,盛情难却,便道:“你们可去黄泥岗挖土七尺,将坛子埋好。不过,你们千万注意,谁也不准动坛子口上的黄符封条!切记,切记!懂了吗?”众人称是,满口答应。

  家人抬坛前去黄泥岗,法师在家自用酒饭不提。却说路上,一个好奇的家人心想:“象那区区大虫,一个小坛如何装得下它?”于是,他便用舌尖一舔黄符,黄符被舔湿处立即现出一道裂缝。家人刚想从坛口缝隙看个究竟,不料,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缕青烟腾空而起,一道火线射向云霄,向西北方向而去。法师此刻正在家吃酒,忽然酒杯落地,法师喊声:“不好!”翻身从窗口跃上墙头,尚未站稳脚跟,晴空霹雳,三声闷雷,法师立即碎尸三段,雌蛇终于替夫报了仇,一道火线向西北而去。从此,雌蛇便隐居于招风崮。

  雌蛇隐居招风崮以后,失夫孤独,非常苦闷,她越来越嫉恶人世,常常出洞害人,招风崮蛇洞里白骨累累,行人至此,不寒而栗。雌蛇荼毒生灵,伤天害理,触犯天条,终遭雷击,死于天火之中……